没有分寸感的好人,只能给人添堵

没有分寸感的好人,只能给人添堵

文/晚睡

1

她是远近闻名的热心肠,谁家有什么大事小情她都会主动去帮助。邻居家的老父亲去世了,她跑前跑后不说,还在一边跟着掉眼泪,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她的父亲呢。

在单位她也是一样,主动承担工作任务,为人友善,经常从自己家里带好吃的给年轻同事,每逢新人报道,她都会带着新人熟悉单位环境,领着去各处介绍。

可就是这样的一个人,人缘却不太好,她所在的社区,很多人对她的热心肠都是反应冷淡,并不情愿接受。

单位的同事们,一开始都觉得她好热情好和蔼,新人们都很喜欢她,可是时间长了,感觉又变了,对她避之不及。

她没有坏心,真的一点坏心都没,她只是觉得世界大同,全人类都是一家亲,所以不必分彼此,有什么话都可以掏心窝子说,不需要藏着掖着的。她很自豪自己的这种性格,“我这个人,从来都不来阴的。”

邻居小两口结婚几年没孩子,她追着在后面送医生的名片,“这个大夫治疗不孕不育可好使了,去看看,保管你明年就能抱上大胖小子。”

对门老太太经常和她抱怨自己媳妇的一些琐事,某天她亲自上门,警告人家的儿媳妇要对婆婆好,“对老人不好,小心天打雷劈。”老太太当场就和她翻脸了,“有你什么事啊?”

有女同事的男朋友来单位找女朋友,女同事忙着,就让男朋友在一边等,她看见了,把人家盘问一番,跟查户口似的。女同事回来听到他们的对话,脸都绿了,“我们才恋爱几周,你问这么多干什么?”

单位会餐,有女孩子减肥,吃得少,她偏给人家夹菜,“多吃点,你看你一点都不胖。”第一次对方吃了,第二次、第三次吃不下了,让她别夹,她不听,继续。最后两个人差点没打起来。

到后来,单位谁家有什么事都得偷偷摸摸的进行,背地里用邮件或者QQ通知,最怕让她知道,因为让她一掺和指不定出什么幺蛾子呢。

发现大家对自己都躲着走,她很伤心,“你们为什么这么对待我啊,我还不是为你们好?”她不知道是她的“热情”让大家不胜其扰,只能宁可连她能带来的便利都不要了,只图落个清静。

女儿很无奈,“妈妈,热心不是你的错,你的错就是太热心了。”

2

老舍有篇散文,叫《一天》,记述了他某天写作时间被各种琐事挤占的现实。在这篇文笔诙谐幽默的文章中,他写到了好几个生活里的至亲好友,是怎样的令他无可奈何。

第一个是他的二姐。正要动笔,二姐来了,求他给自己写封信。他痛快答应了,“当然我是不忙,二姐向来不讨人嫌,偶尔求我写几个字,还能驳回?”

结果二姐先开始讨论给去信者叫什么名字,“在讨论的进程中,二姐把她婆母的、婆母的外甥女的、干姥姥的、姑舅兄弟的性格与相互的关系略微说明了一下,刚说到干姥姥怎么在光绪二十八年掉了一个牙,老田说吃午饭得了。”

吃完饭,二姐又要去打个盹。他心里装着事,想等二姐打完盹再写,谁知道二姐一觉睡到三点半,“她很亲热的道歉,昨夜多打了四圈小牌。”信也不用写了,二姐一会串门就能看到那位侄女婿的哥哥,面谈就行。

第二个是他的仆人老田。老田60多岁了,性格倔,认死理。巡警来调查户口,老舍说自己是正月初一生人,让老田转告给巡警。

老田一听,不服了,“他告诉巡警:他对我的生日颇有点怀疑,(yispace.net)他记得是三月;不论如何也不能是正月初一。巡警起了疑,登时觉得有破获共产党机关的可能,非当面盘问我不可。我自然没被他们盘问短,我说正月与三月不过是阴阳历的差别,并且告诉他们我是属狗的。巡警一听到戌狗亥猪,当然把共产党忘了;又耽误了我一刻多钟。”

晚上陪朋友遛弯回来,一天没动上笔的老舍刚想抓紧时间写上几千字,谁知道打了个喷嚏,被老田发现了,“一定说我是着了凉,马上就去倒开水,叫我上床,好吃阿司匹灵。老田的命令是不能违抗的,我要是一定不去睡,他登时就会去请医生。”结果这一天就这么结束了,什么都没写成。

第三个他的朋友牛先生和牛夫人。晚饭后,老舍正要开始写作。牛先生带着牛夫人来了,“老牛的好处是天生来的没心没肺。他能不管你多么忙,也不管你的脸长到什么尺寸,他要是谈起来,便把时间观念完全忘掉。不过,今天是和新妇同来,我想他决不会坐那么大的工夫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