真正伤害你的,是你对事情的看法

真正伤害你的,是你对事情的看法

文/提拉没有米苏

刚毕业那年,我在一家外贸公司实习。公司总部在韩国,支社在青岛,所以周围有很多韩国同事。当时公司有名韩国设计师,叫李元英,三十几岁,笑声爽朗,性格直率,我们都很喜欢她,可另一名设计师Silvia却处处与她针锋相对。

Silvia跟元英差不多的年龄,打扮知性,却有些矫揉造作。公司样品室进行样品开发时,需要按照样品的下单时间来安排出库时间。她经常下单晚,却要求出库时间早,工人完不成任务,她就跑到样品室,用嗲声嗲气的语气跟部长好说歹说,每次都能如愿——部长会要求工人加班加点赶制她的样品。跟她的八面玲珑比起来,元英的直率在领导面前并不吃香。

我跟元英比较投缘,我们俩关系不错。我很喜欢她质朴的性格。而且,她匠心独运,设计出来的服装别具一格。才华,就像太阳的光芒,是挡也挡不住的。

有天,她精心设计出一款裙子,我看了设计图纸:裙子着色为浅蓝,大大的长摆,收腰,扣子旁是一片印花小刺绣,清新自然。如果穿上裙子,随风舞动,肯定会像一只轻盈的蝴蝶翩翩飞。

我给她建议:“把立领改成一字领会不会更好看一些?”元英眼睛一亮,(yispace.net)神采飞扬,说:“对对,一字领更合适,谢谢你的建议。”然后她安排样品室做了三件样品,一条裙子给客户,一条送我,一条自留,以便后期做改动。

果不出所料,客户很青睐这条裙子,需求的订单量也很大,给公司赢来了很大的利润。

谁知,过了不久,公司内部谣言四起,说元英设计的那款裙子是抄袭别人的设计。那款裙子是元英的心血,我当然心知肚明。我试探地问了一个同事:“你从哪儿得来的这个消息?”同事环顾四周,小声说:“是Silvia说的,Silvia说裙子不是元英自己的原创设计。”意料之中,我为元英愤愤不平。

下班后,元英约我一起吃饭。席间她依旧笑声爽朗,仿佛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。我说:“元英,最近公司同事都围着你的那款裙子议论纷纷。”她不以为然地笑笑:“我知道,就让他们说好了,时间会证明一切。”元英把烤肉夹起放在生菜里,对我说:“我也知道是谁把我推到了风口浪尖上。她嫉妒我,说明我有才华;她背后陷害我,恰恰说明她的不自信。如果把我们之间的较量比作一场战争的话,其实我已经胜出了。我不想去计较,也不想去澄清,本来就够累够忙的,这份精力我得省下来去设计更好的作品。”

说得不无道理。我给她倒了烧酒,与她碰杯。

别人无意间使出明枪暗箭,好让她猝不及防,谁知她却有自己的铠甲,刀枪不入。别人再怎么用力,也伤害不到她,这缘于她的心境和看待问题的视角:不为别人的小小格局而产生埋怨,不因别人的错误而伤心难过,更不会因别人设下的障碍而停止自己前进的脚步。

离开公司后,我一直跟元英保持着联系。我辞职后一年半的时间里,她已经成为了公司的首席设计师。

有天,初蕾给我电话,约我去八大关看枫叶,我一口答应。挂完电话,我才感到奇怪:她竟然有时间去看枫叶,真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!

初蕾供职于一家广告公司,整天忙忙碌碌,给她电话时,她不是在加班,就是在去加班的路上。初蕾冰雪聪明,工作起来风风火火,跟客户谈判伶牙俐齿,可跟她一起共事的老总的亲戚却使用手段挤兑她,她被辞退了。在那家公司整整工作了三年,没有功劳也有苦劳,况且她的工作战绩有目共睹。

我问初蕾:“心里感到难过吗?”

她悠然自得地把手机对准枫叶,边调焦距边回答:“难过?为什么要难过?这家公司的工作强度很大,我在那儿工作了几年都没怎么好好休息过。有好几次想过辞职,可心里又放不下丰厚的薪水。这下好了,被辞退,等于是公司替我做出了一个正确选择。”

还有这等神逻辑!我听后笑了,问:“接下来有什么打算?”她说:“我先回老家好好陪陪家人,再去欧洲边游玩边考察学校,计划去欧洲读研。”

后来,她真的去欧洲游玩了一圈,又进了德国的大学读了研究生。现在能说一口流利的德语,还是一家跨国公司的高管,待遇丰厚。

初蕾经常跑德国,有时帮我捎带个口红,偶尔送我个双立人的指甲刀。我很羡慕她能飞来飞去,视野开阔了不少,眼界也高远了很多。每次跟她聊天,都可以从中摄取很多新鲜的事物,有些谈话内容我都写在了我的文字里。